我的治愈系男孩

作者:鯊鯊比亞 來源: 《意林》雜志

  

  1 史上第—個請例假的男生

  “繞操場跑十圈。”哀鴻遍野。幾個女生爭相出列,畢恭畢敬地向“包公臉”體育老師報告“例假”。“包公臉”的嘴角抽了抽,但也不得不大手一揮:“準假。”

  “例假!”有人舉高手臂,向老師申報自己的身體也出了狀況。“什么?”哨子從“包公臉”的嘴里掉了出來。大多數同學則笑抽了,剩下幾個直接瘋了。喜喜覺得這可真是幸運日,他們竟然見證了史上第一個在體育課上請例假的男生!

  后來喜喜主動跑去接近胖魚時,第一句就是:“哎,你知道嗎,我大姨媽來了。”果然,此寶貝很認真地望著她的眼睛問:“那你大姨父呢?”

  胖魚當然不是真的叫胖魚,并且他一點兒都不胖。只是開學作自我介紹的時候,他說了一句:“哦,我還最喜歡吃胖胖的魚。”胖魚之名,從此屹立不倒。

  這個渾身散發著笨蛋特有的喜感的家伙,很快贏得了所有人的好感,至少是所有老師的,尤其幾個中年女老師,簡直拿他當寵物般疼愛。

  2 年輕的身體里住著—顆蒼老的心

  雖然白得閃亮的言行比比皆是,但胖魚的功課并不算太差,所以要說他是個真正的笨蛋,似乎有點兒冤枉他。可是那些純真得好似QQ軟糖的言行,難道是他偽裝出來的嗎?如果是,那他可真是喜喜見過的最高明的騙子了。

  喜喜見識過的騙子絕對比一般少女見過的偶像明星還要多。畢竟當別的女孩抱著洋娃娃過家家時,她是抱著弟妹在過生活。漂泊動蕩的人生直到幾年前才算正式結束。有時,喜喜會沮喪地覺得她其實已經十分蒼老了。她很希望自己可以和同齡人一樣,心思簡單,哪怕幼稚都好,哪怕像胖魚那樣都好。

  “胖魚,我追你,好不好?”喜喜說。胖魚沒有立即領會喜喜的意思,他回答說:“你等我把飯吃完哦。”喜喜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,胖魚的意思是,等我吃完了我就開始跑,然后你就可以追了。喜喜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喜喜爸爸是位商人,掙扎過,潦倒過,但現在很成功。對于爸爸,喜喜一直都是敬仰的,她想變成像爸爸一樣的人。她也要做個強者。可是沒有一個強者是善良的。爸爸后來有了外遇,媽媽發現了,很傷心。對于媽媽,喜喜絲毫同情不起來,只是想,如果你強,你就不要做寄生蟲,就去做有外遇的那個。既然要依附別人,那么仰人鼻息就是必需的,受到屈辱也是自找的。哭有什么用?

  3 胖魚的眼睛如晴夜星辰

  喜喜很快就打聽出來,胖魚家經濟狀況是不太好的,但胖魚照舊一副心滿意足、不知人間疾苦的憨態。喜喜一直記得小時候家里很窮時自己內心的焦慮和自卑。

  “胖魚,你家很窮你知道嗎?”一天,喜喜心懷惡意地對胖魚說。是的,她見不得別人比她好。憑什么胖魚可以一邊窮一邊還一天到晚這么樂呵?“不是呀。我們家一點兒都不窮呀。”胖魚望著她,眼底含笑,一點兒都不覺得自己被冒犯了。“是嗎?我家有奔馳,你家有嗎?”搖頭。“我們家有一套一千多萬的別墅,你家有嗎?”胖魚搖頭。喜喜很得意,以為自己終于擊潰了胖魚。“我爸養了很多鴿子,你家有嗎?”喜喜一腳踏空,差點兒栽倒,這也能拿出來比較?但胖魚一臉的認真。

  爸爸給喜喜開設了一個股票賬戶,教她炒股。媽反對,但她的意見從來都是無關緊要的。

  喜喜花了很大的精力在炒股上。影響學業什么的,對她是不相干的,反正她是逢考必作弊。并且理直氣壯地認定,沒有被抓到就不算作弊。

  英語測試的成績很快出來了,胖魚剛剛及格,喜喜卻考了九十分。她很得意,要請胖魚去吃必勝容。“我要回家吃飯。”喜喜沒料到自己的邀約竟會遭到拒絕:“你不作弊不是因為你高尚,而是因為你太愚蠢太沒膽量,作弊都不會。”胖魚愣在那里,張大眼睛望著怒氣沖沖的喜喜。

  喜喜呼朋引伴喊了一大堆人去吃比薩,又K歌,玩得很盡興。

  然而,臨睡前,一個念頭清晰地從喜喜腦海里掠過,今天看著胖魚站在那里眼睛明亮表情干凈的樣子,她沒來由地就開始心虛,她從未像那一刻一樣覺得自己是卑鄙低劣的,所以才會那樣大發雷霆。

   4 我喜歡你,你也一定要喜歡我

  第二年,喜喜交了一個富二代男朋友,大她好幾歲,已經在讀大學。他叫宛城,瘦而高,穿著白襯衣遠遠走來的模樣,似一只鶴。

  而胖魚在繪畫上神奇的天賦因一次意外的機會展現出來。

  因為宛城父親出面疏通,喜喜爸做成了一筆大生意。他直夸喜喜:“我女兒真有本事,已經能幫爸爸了。”她幫了什么呢?就是經常陪宛城一起玩,哄得他很開心嗎?這未免也太容易了。喜喜洋洋得意。她真以為自己的心智遠遠成熟于同齡人,懂得社會的復雜,玩得轉成人世界里的游戲規則。直到宛城將車開進小巷,將她按到墻壁上:“我幫了你爸這么大的忙,你是不是應該報答我啊?”喜喜使勁搖頭,隨后一把推開宛城,撒腿就跑。不死心的宛城緊跟其后。

  不久前,本市一個非常出名的畫家主動要求收胖魚做學生,胖魚經常晚上到他家上課。此刻,他上完課,為了抄近道,走進了黑漆漆的小巷。胖魚看見向他跑來的驚慌失措的喜喜,本能地張開手臂環住喜喜,好像他生了翅膀,可以用自己的羽翼保護她。“你趕快報警!”喜喜急中生智。宛城被嚇跑了。

  喜喜很慶幸那晚及時出現的人是胖魚,而不是世界上的另外任何一個人。只有面對他,才什么都不必解釋,又什么都可以傾吐。“胖魚,我覺得自己很臟。”喜喜的聲音哽咽著。胖魚偏頭望望她,忽然遞給喜喜一張面紙,說:“擦擦臉就好了。”很認真的建議。喜喜愣了愣,“撲哧”一下笑出聲來。她剛剛經歷了生命中最慘痛的一晚,可胖魚還是有辦法讓她笑出來。喜喜忽然明白,這才是她真正應該去愛的男孩。

  “我喜歡你。”第二天,喜喜向胖魚表白。胖魚訥訥的,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好。“所以你也一定要喜歡我!”喜喜強調,“因為這樣才公平!”胖魚遲疑地點點頭。是的,喜喜再一次利用了他的善良和稚嫩,硬生生擠進了他的生命。

  沒有人知道這對喜喜有多么重要,就連在不知不覺中治愈了,凈化了喜喜的胖魚,也不知道。

  (生如夏花摘自《中學生時尚文摘》2012年第3期 圖/孫紅崗)

上一篇: 捶衣棒     下一篇: 韭菜餃 父母心
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 港王中王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排列五开奖 百家乐破解方法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长春麻将怎么玩 白城棋牌麻将下载 三分彩号码走势图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德甲联赛直播 天天海南麻将安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下载 湖北30选5开奖 2019四川皮皮麻将一元微信群 香港四不像必中肖 850棋牌骗了多少人 5分pk10开奖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