規則的智慧

作者:李大偉 來源: 《意林》雜志

  

  德國人相信規劃,生活中,充滿了規劃。

  德國的門把手,一律“一”橫。在中國則五花八門,菱形的、球形的……因為“扭”力比“一”橫的柄大,結果故障率高。“一”橫柄,往下按,輕輕推,豁然洞開。用力小,損耗低,最符合工程經濟學。“一”橫柄,看著都省力、順手。在德國,我沒有見過其他時髦形狀的把手。

  德國人的門,至少是賓館的門,都覆蓋到門框外。門,厚厚的突出門框,看上去總以為虛掩著。門板大于門框,既可以阻斷光源,又能夠阻斷聲源,還能夠阻斷插片撬門,這樣臥室里絕光、靜音、安全。

  德國的窗,都是往里開,而且上部開,這樣上寬下窄,兜住所有的輕輕揚起的室內濁氣、塵埃,被兜住而落于窗外。又不讓落葉、落雨漏入室內。倘若側開窗,雨是斜的,就會從側面踢角球一樣斜入。風,不管從哪個側面飄,側開窗的上面豁開的角度肯定會滲入。

  德國的連鎖店,起碼是鞋店,同一品牌,同樣的款式,在另外一家加盟店則沒有,妻子很奇怪,我則“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”:讓消費者養成這樣的消費共識:有分店,無分銷,也就是中國鄉村雞毛店的促銷警句:“過了這個村,可沒有這個店”,這樣可以加速落單速度,減少挑選頻率,隨之也降低營業員的服務強度,更杜絕了加盟店之間暗讓折扣、降價促銷的可能,結果大家都有錢賺。

  歐洲的廣場,起源于城邦國家——希臘,既是交易又是集會、演說的公共場所,廣場在希臘更賦予政治色彩。到了羅馬,尤其“獨尊”基督教之后,廣場成為教堂的附屬,總是敞開于教堂門前。到了歐洲,有教堂的地方未必有廣場,那是小鎮;有廣場的地方一定有教堂,那一定是個大鎮。這時的廣場是農貿市場,噴水池就是挑菜臟了,就近洗手的地方。歐洲中世紀,廣場是上海城隍廟、蘇州觀前街。

  號稱法蘭克福南京路上的廣場,卻不在教堂門前,先是奇怪,后是揣度。第二次世界大戰,法蘭克福幾乎化為廢墟,所以那里的古建筑少,高樓多,這是座重新規劃的城市。所以它的廣場不再是教堂的附屬物,體現出現代市政的理念。廣場是人流、車流中轉,更是商業聚合中心。那個廣場是地鐵出口,四周都是“豁”口,而不是只有十字路口,這樣便于去每個方向抄近路,任何“豁”都不會堵車。每個“豁”口都有“包口”——岔路口弧形店鋪,左右過路客都能一目了然的店鋪,過去上海法租界的地段這樣的商鋪較多,這樣的門面是“龍額上的珍珠”,在上海是“可遇不可求”,租金明顯高于隔壁沿街店鋪。站在法蘭克福的廣場,環顧橢圓四周,包口店鋪盡收眼底,這樣的店鋪開角更闊、收視率更高,租金也更高。路口越多,包口越多,顧客越多,消費越多,政府稅收就越高。

  在德國,凡事都很合理,合理的背后就是規劃,規劃的結果是規則,有了規則,就按照規則做,哪怕看上去有那么一點兒迂腐。

  (馬超摘自《新民晚報》 圖/李坤)

上一篇: 西餐的靈魂     下一篇: 色眼之紫黑藍篇
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安 … pk10赛车3码技巧 2020打麻将赢钱方位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走 加拿大西部快乐8官方 22选5开奖结果及历史 上海快3三同号最大遗漏 极速飞艇计划破解版 锦盈多配资 股票交易规则详解 富贵乐园斗地主 熊猫四川麻将下载安 山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斗牛棋牌 十分快三历史开奖号码 11选5图表精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