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

作者:雷文科 來源: 《意林》雜志

  被那個叫江小夏的陌生男生喚醒后,我費力地睜開蒙的雙眼。

  “發生什么事了?”我發現自己竟動彈不了。

  “我們坐的車翻了。”他用一只手捂住受傷的脖子,另一只手被壓在座位下,也不能動彈。事實上,我根本不確定他是不是叫江小夏,我只是覺得江小夏這個名字很適合他。

  “翻車?”我突然很擔心,“你說,我們會不會死?”

  “不會的!”江小夏努力地拔出了那只被壓在座位底下的手,血淋淋的,兩只手不斷掙扎,費力地從車窗爬出去。大雨從我們上車的時候就開始下,一直沒有停過。很快,江小夏全身濕透了。他又將頭伸進車窗,拽住我的胳膊一點一點地往外拉。就這樣,我幸運地被這個坐在我身旁的陌生男生拖了出來。

  踉踉蹌蹌地站起來時,我發現一股鮮紅的血正混合著雨水迅速地從我的額頭筆直流淌下來。現在,最令我頭痛的事情,是爸爸媽媽打電話跟我說要離婚了,所以我才這么奮不顧身地在這樣一個暴雨天匆匆忙忙地回家。

  我想阻止這一切發生。

  江小夏說:“我們必須報警,然后盡快趕去附近的一家醫院做個包扎!”然后他掏出手機來,撥通了報警號碼:“這里出了車禍!”

  “喂……”

  “我要報警!”江小夏以為信號不太好,握手機的手往落著雨的陰沉天空舉高,重復了一遍。

  “喂……”電話那邊的人的語氣有些不耐煩了,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:“怎么沒人說話?”然后猶豫著掛斷電話。

  “可能是信號不太好!”江小夏有些失落,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們必須先找家醫院或診所,要不然我們會失血過多的!”

  下雨天,霧也變得很大,像一個解不開的謎,看不清前面的路,只聽見雨水歡快地擊打著水泥地板。偶爾碰到一個沒有帶傘的人,渾身上下濕漉漉的,還沒來得及上前求助,就已經狼狽而飛快地和我們擦肩而過。

  不遠處的霓虹燈廣告牌年久失修,“診所”兩個字縹緲得像一朵棉花糖,即將溶化。

  “過去看看!”

  診所的門半遮半掩,外面的雨水趁機從門縫鉆進去。我們像雨水一樣,鉆進診所。房間很窄小,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籠子,籠子里面有幾只幼博美、一只松獅,還有一只貓。這些生病的寵物把身體蜷縮得像一團毛線,看到我們之后,突然歇斯底里而嘶啞地叫喊起來。江小夏走到角落里簡陋的藥柜前,里面擺了一些瓶瓶罐罐:“希望這里有我們需要的止血藥物!”

  “大夫不在!”

  “我們沒有時間等了,先到藥柜里找到可以消毒止血的藥!”江小夏說著,打開蒙著一層灰的櫥窗,一瓶一瓶地翻找,最后找到一瓶酒精、一卷紗布和一盒有止血作用的藥。“看來我們需要自己動手了!”我苦笑著說:“我先幫你包扎!”我讓他坐在板凳上,準備用在酒精里泡過的棉簽清洗他腦袋上受傷流血的地方,然而當我湊近他的脖子和臉頰的時候,我猶豫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找不到你身上的傷口!”

  (請作者續寫,續寫截止日期2013年1月18日續寫作品將刊登在2013年第5期)

上一篇: 搬家     下一篇: 被懲罰的天使
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