貴戚蓄貓

作者:肖楊 來源:《意林》

  明人謝肇淛的《五雜俎》“物部一”中,有這樣一段文字:“京師內寺貴戚,蓄貓,瑩白肥大,愈數十斤,而不捕鼠,但親人耳;蓄狗,則取金絲毛而短足者,蹣跚地下,蓋兄事貓矣,而不吠盜。”

  貓不捕鼠,狗不吠盜,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。說有趣,是因為一般而言,我們提起貓和狗來,首先能夠想到的是,人類之所以與貓狗為友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貓能捕鼠、狗能吠盜。也可以說,貓之捕鼠、狗之吠盜,是它們的本能,是它們的特長。但是現在,在京城里,貓和狗在那些太監與官宦之人的家中,竟然喪失了自己的本能與最重要的價值,不再捕鼠與吠盜了!

  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是人的原因造成的:太監與官宦之人,他們并不在乎老鼠偷吃的那點東西;他們自家院中,有不少打更看門的,非江洋大盜一般很難下手。而且,因為生活太過優裕了,所以他們最為需要的是尋找新的樂趣,充分享受生活。因此,貓和狗也就成了他們的新寵。成了人上之人的新寵,這里的貓和狗,就和普普通通的貓貓狗狗不一樣了。它們不愁吃喝,生活標準甚至超過許多平民。所以,它們一個個肥頭大耳,變得十分懶散,久而久之,也就徹底喪失了其捕鼠吠盜的本能。

  也可以說,因為貴戚不是平民百姓,所以,他們蓄養的貓和狗,自然也就與普通百姓所蓄養的貓狗不一樣了。

  (劉振摘自《今晚報》2017年6月6日 圖/曹黑黑)

上一篇:山羊的痛苦     下一篇: 先吃哪條魚
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