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我紅過

作者:鞏高峰 來源:《意林少年版》

  我根本沒想到,初二那年的初夏,我竟然一夜間成為全校的焦點。

  嗯,我嘗到了走紅的滋味,而且我玩得有點大,上報紙了。

  事情的起因再簡單不過,我的同桌卓之豹每天從報紙上搜集各地的作者,然后給人家寫信,求交筆友。我略帶不屑地問他:“每天這么寫信,有用嗎?手指都磨細了,怎么也不見你收到回信?”

  卓之豹手頭并不寬裕,郵票卻買了一排又一排,花的可都是他省下的飯錢。那時我也在拼命省錢,我大姐快出嫁了,我想送她一樣特別的禮物。我為了我姐的結婚禮物好歹還有點兒意義可言,他呢,這不是從牙縫里省錢拿去打水漂嗎?

  卓之豹一聽,急了,歪著頭朝我嚷嚷:“你是羨慕還是嫉妒啊?你要是也能在這上面發表文章,我也給你寫信!”說實話,我也沒覺得報紙上的文章比我寫的好多少,但我也不敢夸下海口。所以,我只好忍氣吞聲。但我是天蝎座啊,豈肯輕易服輸?

  當天晚上,我臨時起意寫了一篇。第二天上課之前,塞進校門口的郵筒。信寄出之后,我就把這件事忘了。

  突然有一天,我收到三封信,信里莫名其妙地都是要和我交筆友的請求。之后,幾乎每天都有類似的信,直到有同學在報紙上發現了我的名字。

  我的天!那篇賭氣忙活了一晚上的文章,竟變成了鉛字出現在報紙上。有了稿費,我大姐的結婚禮物終于解決了。我決定和卓之豹去60里外的縣城買一份特別的禮物。

  到了縣城,我挑了一個工藝品,方方正正幾近透明的有機玻璃里,懸著一尊大笑的彌勒佛。

  回家的路上,卓之豹忽然扭頭問我:“你以后沒準兒會成為一個作家,送這么一件禮物,不覺得俗氣嗎?”

  說實話,他的這個問題相當有水平。我們倆接下來一路上都在商量再加一件什么禮物。

  回家時,村口的大喇叭正在播放“每日一歌”。天已經黑透了,我卻被這“每日一歌”撥弄得眼前一亮。我一下了想到了那件不俗氣的禮物。

  這件事情沒在我的腦子里停留太久,如果不是那天我大姐突然回娘家的話。一進門,大姐直奔我而來,滿臉激動地說:“昨天廣播里,弟弟專門給我點了一首歌。主持人還念了弟弟寫給我的信……”

  我舉著捶蘿卜的石錘,愣了一小會兒,才慢慢回想起這件事。

  晨歌摘自《讀者·校園版》

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 体育彩票开奖走势图带坐标 上证50指数基金 河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青海体育彩票11选5 体彩浙江6+1开奖结果20034 武汉麻将规则 北京28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36选7开奖公 天天彩票选四最新开奖 浙江快乐彩图表 贵州快3开奖结果删除 秒速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中国北车股票行情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 打武汉麻将的技巧 新快3两不同选号技巧